622:神与魔(1 / 2)

神秘部门 琴无玄 22383 字 1个月前

那股半透明的灰烟渐渐化作一个巨大人形,就像一个有形无质的巨人漂浮在空中,天魔见轩辕天机和小黄竟然没事,好像一怔。爷爷腾空而起,他取出一面青铜镜,一道金光照射向天魔。天魔身上一股灰气扑在爷爷身上,被爷爷的护身真气激荡逼退,不能靠近爷爷。

天魔被那金光摄住,它身上一团团力量想巨浪猛攻爷爷,爷爷却没有退却。爷爷祭出布伞,布伞闪烁华光,竟然像一柄利剑一样径自刺向天魔,布伞从天魔身上穿过,将有形无质的灰气斩成了两半,但天魔随即又合为一体,它转身飘走,飘然无声的向山下飞去。

爷爷喝道:“追!”

轩辕天机呼吸急促,还是忍着全身的疼痛追下去,小黄也一瘸一拐的跟着二人,天魔出现之后,四周竟然没有任何的妖气,只是温度变的越来越低,十分的寒冷。轩辕天机问:“爷爷,天魔的力量太强大了,怎么样才能阻止它?”

爷爷说:“天魔刚刚突破封印,破空进入人间,就是它力量最薄弱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这个时候击败它!”

轩辕天机跟随爷爷飞跃一样冲下山,天魔飘落下山,它所经过之地,一切物质都变成了黑色!白雪变成了黑色!岩石也变成黑色!树木也变成黑色!原本圆润的山石突然变的锋利如刃,怪石峥嵘,黑色雪地无比阴寒刺骨,还像沼泽一样浮动,冒出层层黑气,树木突然生长成狰狞模样,枝干犹如利爪,蜿蜒扭曲,数不清的枝干都扭动的毒蛇一样扑向爷爷和轩辕天机。

爷爷的全身顿时爆发出一股先天真气,是一种无形力量,四周的树枝刚围住他,就像立刻燃烧了一样,灰飞烟灭!地上的黑雪也都沸腾融化,露出下面岩石本色,岩石间的枯草竟都变成青色,开始发芽,但随即又枯萎了。

轩辕天机虽然没有爷爷那般强大力量,他也有真气护体,布伞飞回他手中,犹如一柄利刃,他劈斩蜿蜒的树枝,冲下山,小黄敏捷灵活,蹿跳躲避开诡异树枝的缠绕,紧跟着二人。

爷爷二人追踪天魔,这时山坡后有几只野猪探头探脑,天魔飞过,那几只野猪的身体立刻变黑,眼冒红光,獠牙变的粗长,变异成恐怖模样,野猪都变的疯狂暴躁,嚎叫起来,它们本是一伙的,竟然互相攻击,很快就血淋淋的杀死同类,又冲向爷爷和轩辕天机。

轩辕天机大惊,他现在才了解到天魔的可怕力量,天魔不仅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更能使周围的一切物质转化为充满邪恶之物!原本诸如野猪黑熊之类的野兽看到爷爷和轩辕天机都不会攻击他们,但此刻却围攻上来。变化后的野猪冲上来,扑向爷爷和轩辕天机,爷爷身上光芒四射,野猪到了他身旁,又退变成原来的模样,只是它们跑的太猛,惯性太大,停不住仍然撞向爷爷。爷爷左手一指,一股无形力量涌过去,将这些野猪推到了一边。野猪撞在一起,倒在雪中,都晕头转向,呜呜直叫,但随即七孔流血而死。

轩辕天机心中一禀,就算爷爷用先天正气化去了那些生灵身上传染的天魔的邪恶之气,但无论是生灵还是无生命的物质,都承受不了天魔的可怕力量,爷爷逼退那股邪恶之气,也拯救不了它们。这时又有几只强壮的熊似乎得到了感召,从树林里冲出来,天魔从它们头顶飞过,熊们也变成了黑色,身体更高大,双眼冒着红光,熊掌锋利如钩,鬃毛如尖刺,张牙舞爪的扑向轩辕天机。

小黄见黑熊扑来,它毫无惧意,冲到轩辕天机前,向黑熊们狂吠,要将它们赶走。黑熊眼中闪动着一股暴戾凶残之光,此刻它们好像只剩下了外面的躯壳,内在都变成了天魔的一部分,它们猛扑轩辕天机和小黄,小黄跳跃起来死死咬住为首黑熊的脖子,它被熊爪抓的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轩辕天机并没有爷爷那种法力可以令天魔的力量消失,他挥起步伞,一股温暖绵长的真气推出去,若是世间的妖邪之气都会被这股真气破了,但对于天魔的至恶之力,轩辕天机的力量却起不了作用。轩辕天机身影敏捷,他只是用布伞点伤黑熊的足爪,没有杀死它们,布伞上的力量将黑熊身上的黑色恶气逼退,熊们跪伏在轩辕天机脚下,向他呜呜低吼,好像都清醒过来,在向他认错,突然冒血暴毙而亡。

天魔沿着雪山飞下,四周所有物质都迅速变成黑色,就像墨瓶翻倒后染在白绢布上四下扩散,如此下去爷爷也跟不上周围一切物质被感染的速度。空中又一群鸟儿飞过,它们见天魔飞来,惊吓的想四散躲避,但竟然都不能动了,定在天空,天魔飞过去,鸟群都变成黑色,大部分被灰色天魔穿身而过的鸟都承受不了巨大的力量而全身爆炸,化为了灰烬,少数鸟红着眼睛俯冲下来,冲向爷爷和轩辕天机。

轩辕天机此刻更担心的是天魔正冲向山下的镇子,如果天魔的先天浊气感染到山民,那不知将会有多么可怕的后果!如果天魔闯入人世间,世间的一切生灵都会变成恐怖嗜血的怪物,互相杀戮,毁灭了一切。

这时山下遥远处突然露出几个人影,在雪地中跋涉上山,轩辕天机一看,正是镇中满人里德高望重的头人长辈还有健壮的猎人走上来。轩辕天机心思敏捷,他想通山神用雪崩警告镇中人离开,但是镇中人必然留恋家乡,不仅没有立刻迁移,反而倔强的留下来,可能是想上山向神灵祈福,得到神灵的宽恕,看来那老萨满巫师也没有说服山民们立刻撤离,山民们都不知道灭顶之灾已迫在眉睫。

灰色人形的天魔这时已经飞过去,爷爷纵身飞跃,竟腾空而起,也飞身过去。山民正上山,仰头看到山上的一切,不禁都惊呆了,他们看到一切东西正变成了黑色,蔓延下来,就好像被黑暗吞噬了。山民们目瞪口呆,吓的都跪下磕头。

天魔已经从他们头顶飞过,这些人全身立刻变成黑色,眼冒红光,口吐黑气,长出锋利的獠牙,变成恐怖狰狞的模样。山民们疯了一样,突然变的谁也不认识谁,互相尖叫着扭打在一起,场面十分血腥惨烈,死伤惨重。

随后山民们看到爷爷和轩辕天机冲下来,都红着眼睛扑过去。山民们带着的猎狗也都变成了黑色,立着耳朵露出獠牙留着口水冲上来。爷爷飞身向前,他使出一股祥和法力,冲上来的几人顿时都定住,恢复成原样,但随即扑倒在地,全身流血而死。

几个变异猎人远远搭弓挽箭,射向轩辕天机,锋利箭头远远的带着呼啸直射来轩辕天机身上,轩辕天机用布伞挡开连续而至的硬箭,这时黑色猎狗们都扑到了,小黄大吼一声冲上前去,它抵挡住数只强壮恐怖的猎狗。猎狗们看到小黄,都非常惊慌不安,但体内的凶猛戾气又催动它们狂暴不止,蠢蠢欲动,与小黄对峙着,小黄用高傲的目光盯着它们,发出一阵阵低吼,猎犬们不禁后退。

数名变异的山民冲上来,挥舞弯刀砍向轩辕天机,都要将轩辕天机置于死地。这些人好像突然变的与轩辕天机无比仇恨,全是奋不顾身的冲上来,要把轩辕天机砍成碎块。轩辕天机虽然知道这些人已经无可救药,但不想重伤他们,只是用布伞格挡,打他们的手脚,他的身上就中了数刀,血染布衣。

天上的黑鸟盘旋俯冲,袭击轩辕天机,那些变异的黑色草木也席卷而至,加上瞪着红眼挥动兵器的山民们,天魔虽然只现世片刻,就已经把邪恶之气带给了这个世界。轩辕天机咬牙后退躲避,他仍然没有下重手,山民冲上来,全都吼叫着挥舞弯刀围攻他,轩辕天机身染鲜血被黑暗团团包裹在当中。

小黄见轩辕天机受到围攻,一声大吼扑过来,撕咬山民,这些山民力气变的巨大,动作异常的凶猛,小黄也受伤了,这时那些猎狗竟都冲过来,帮着小黄撕咬山民,顿时血水飞溅,山民与狗群打的血腥。

轩辕天机不理会身上的伤痛,他用布伞点倒几个山民,追随而去,天魔已飞下半山腰的山崖,直奔镇子去了,爷爷御风而行,速度越来越快不亚于天魔,在后面紧追不舍。轩辕天机心急如焚,如果镇中的百姓遇到天魔,那必会造成极大的灾难。

天魔逆风而下,它好像才渐渐苏醒,变的越来越强大,这时就连蓝色天空也黑下来,阳光变的暗淡,这时老巫师上了山,他见到天魔,十分震惊,但是仍然站定,大喝:“站住!魔鬼!我要代表天神惩罚你!”

爷爷喊到:“老法师快躲开,你不是它的敌手!”老巫师脸上露出紧张之色,他咬紧牙关,大喝:“来吧,魔鬼!我老察玛可不怕你!”他感到一股极寒的暴戾之气侵袭而至,他全身都发抖。天魔注意到老巫师,它一挥手,立刻有一片黑气射向老巫师。

老巫师见黑气飞来,他手摇皮鼓,念道:“啊呀哒!噶日阿希苏木!”他念的乃是萨满教使用火力量的咒语,身上腾起了一股炙热气息,形成了一个保护罩,顶住那股黑气,老巫师摇摇晃晃连退几步,差一点被撞倒,已是气喘连连。

空中一只大鹰已变成了黑色,眼珠血红,从高空俯冲下来猛抓老巫师,老巫师连忙取下弓箭,抽出一根红头羽箭搭上弦,拉满弓,老巫师大喊咒语:“特希枓希苏木!”将那根红箭射向大鹰,这时大鹰俯冲如电,瞬间已经冲到了他的头顶,老巫师镇定自若,虽然年迈,但臂力十足,红箭正射在大鹰的脑门上,大鹰的挥舞翅膀的气浪已经吹起老巫师的头发,大鹰被射飞了出去,然后就像被火点燃的纸,顿时燃烧起来。

老巫师喘了口气,大喝咒语:“呀日呀日木日木日依日依日苏卜苏哈!”用全身力量将一根绿色羽箭激射天魔。那绿箭竟然发出一团绿光,如电一般直射天魔。天魔飞下山,并不躲避射来的箭,箭燃烧着穿过天魔的无质形体,就好像穿过了虚空,天魔好像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一样,这些攻击对他起不到任何效果,但绿箭随即突然的失去光芒,化为灰烬。

老巫师大惊,他好像有所感悟,念念有词:“它希嘎希苏木!”他身上亮起了蓝光,取出一只蓝箭,射向天魔。老巫师用的是闪电力量,是他使用的最强大的攻击,蓝箭犹如一道电光直射天魔,却仍然毫无效果。天魔突然飞向老巫师,它还未到,先天浊气就到了,老巫师开始从头到脚变成黑色!

老巫师感觉像被冰冻住,全身无法动弹,大喝:“那何伊萨日希依!太阳月亮赐予我无边法力!”一道阳光从阴霾天空中照射下来,照着老巫师,老巫师身上冒出金光,黑色一点点变回来,老巫师见天魔已飞到眼前,一团黑暗扑来,他抡起长鞭,仰天长啸:“阿木!古木日依呀何依依日依日苏木!”

老巫师汇集所有召唤来的力量,想用天神的力量对抗天魔,这时天魔已经与他擦身而过飞过去,老巫师突然不动,顿时崩裂成粉身碎骨,化为齑粉。爷爷看老巫师悲壮惨死,目光沉重,他飞身直追。

轩辕天机也心痛不已,老萨满巫师为了拯救部落敢对抗天魔,但却英雄的惨死,如果天魔冲下去,镇中山民将无人幸免,天地间的生灵也不能幸免。

只是一眨眼间,大片的雪山都变成了黑色,整个世界都在迅速黑暗下来。天魔带着先天浊气向镇子飞去,这时突然一阵风雪吹来,一股力量直射天魔,一位白衣老者拦住天魔去路,山神竟然也现身了。

爷爷喊到:“山神,你是天庭之仙,不可出手阻碍天意,以免遭受上天惩罚!”

山神说:“我是此地地仙,此处苍生一直受我抚养保护,他们一直尊天敬神,没犯过大的过错,我怎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遭受如此灭顶之灾?!这会不会是上天弄错了?”

爷爷说:“天意深奥,无常难测,山神,你修行千年才功德圆满羽化成仙,司职天庭,怎能违抗上令?况且你也不是那天魔的对手!你可要毁了千年修行!”

山神说:“不能保护生灵,我又能算什么仙!我不能看着天魔祸乱人间,把这里变成地狱!能拖延一时便是一时!”

天魔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山神身上闪闪发光,天地间顿时风起云涌,白雪飘舞,涌出一股力量,山林草石好像也都发光,四周物质变黑的速度也慢了。山神一挥袖子,山上的雪花急速旋转,转成巨大的白雪柱子,就像一条白龙,直射天魔。

巨大雪柱刚接近天魔,立刻变成黑色粉碎了,一片片飘散,天魔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山神双手指天,晴空顿时打闪,一道闪电劈向天魔,击在天魔身上,天魔根本不怕天雷,这时天魔一挥手,空中顿时乌云密布,闷雷声中,竟有数道黑色闪电劈向爷爷、轩辕天机和山神!

这一下天翻地覆,黑雷击顶而来!轩辕天机举起布伞,小黄也躲在他身边,黑电劈在布伞上,震的轩辕天机差一点把布伞脱手而出。天魔又一挥手,立刻刮起飓风,寒风像刺刀,漫天遍野飘下的全是黑雪,又变成黑色冰雹激射,如万箭齐发,场景震撼。

轩辕天机用布伞挡住冰雹,他运用真气护体,才勉强抵抗住邪气戾气,但飓风差一点把轩辕天机和小黄卷起来。轩辕天机看到天魔竟也能够随心所欲的使用天地间各种环境中的力量,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山泽,这些力量在它手中变的更加可怕,更具有摧毁力。

天魔继续飞向山下,山神长啸一声,山神竟然变成巨人,他伸出双掌,迎上天魔。天魔挥手射出一道黑气,与山神的力量冲在一起,把山神的力量全都击散了。山神施展法力,空中就像有数面无形的镜子把天魔禁锢住。天魔竟然破镜而出,山神手中多出一柄金锤,他祭出金锤,喝道:“去!”金锤飞向天魔。

那金锤闪着光彩,突然变的巨大,有开山之势飞砸向天魔,天魔并不理睬金锤,金锤还没飞到天魔身边,就瞬间失去了光彩,变成了黑色,迅速腐蚀掉着碎屑坠落下去。这时天魔向山神一挥手,立刻电闪雷鸣,有一股黑雪夹杂着冰雹刮着飓风,同时带着黑色闪电,一同射向山神。

这一下黑暗力量爆发,天地都随之震颤,山神掐手诀,口念咒语,他身上光彩照人,腾现出五彩光华,全力承受那一击,黑气顿时将山神身外笼罩着的五彩光华都吹散了,山神勉强顶住。

天魔的身影变的巨大,飞向镇子,山神的巨大身影迎了上去,他为了阻拦天魔,双掌运气汇聚全部法力,这时空中阳光穿透了阴霾,一道一道阳光照射下来,仿佛就连雪山的力量也都聚集在山神的身上。山神将这一股山摇地动的力量激射出去,希望能击溃天魔。

天魔闷吼一声,挥出有形无质的

双臂,发出狂暴的黑暗力量,山神的身影就像被灰色的滔天巨浪拍打着,不断飞散,不断飘出去随后消失,巨大的山神身影消失无踪,天魔身上浊气更浓,又加大力量,白衣老者就像风筝断了线飞出去老远,重重摔落,他的元气被打散了,数千年的修行毁于一旦,白衣老者捂着胸口,受伤极重,不停咳血,已无力再站起来。

轩辕天机看见半边天都陷入黑暗之中,天魔复苏的力量越来越强,就连神仙也难以抵挡天魔!还有谁能阻挡天魔?!他一边奔跑,一边无助的看着爷爷,爷爷见山神也倒下了,脸色十分凝重,他突然长啸一声,祭出了铜镜,却见铜镜闪着金光直追天魔,天魔一回头,一挥手臂便有黑暗风雪雷电等各种力量同时击向铜镜,却都被铜镜金光所融化。天魔大恼,突然在空中转了个方向,他飘忽的巨大身影凝聚成正常大小的人,直扑爷爷。

天魔的灰色透明身体中竟有雷电轰鸣,有无穷的力量翻涌,他一挥手臂,一道半透明的黑暗的能量球夹杂着雷电绿火,直射爷爷。轩辕天机感到寒风扑面,他也为爷爷担心,但爷爷身上突然爆发出柔和的白光,在黑暗中就像一盏温暖的灯,把黑暗的物质都逼退,爷爷左手在空中画符,随即空中闪耀电光,紫色电光劈下来,围绕着蓝色烈焰,与那股黑暗能量对撞在一起,这一下悄然无声,但天地间都摇晃了,轩辕天机踉踉跄跄,差一点摔倒。

天魔冲到爷爷身前,抡起双拳猛击爷爷胸口,与此同时地面的岩石都如剑锋刀刺一样从地下升起,四周草木都像射一样席卷而来,黑色风雪雷电全都从四面八方攻向爷爷,这一股攻击力简直毁天灭地,爷爷凝目运功,他身上发出白茫茫的光华,他柔和的力量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吹的麻衣飘动,轩辕天机首次见到爷爷显露出这一身法力,竟然如此强大,爷爷也伸出双拳,与天魔双拳相撞,顿时天地间飓风四射,阴寒和温暖的气息到处激荡,传来鬼哭神号之声。轩辕天机单手搂着小黄,感觉到地面晃动,就像地震,一旁的大山晃了晃,山雪崩塌,如此发展下去,恐怕要天翻地覆了,发生雪崩,镇子都要被埋了。

爷爷和天魔都后退,白气与黑气各占一半,势均力敌。爷爷脸色通红,嘴角流出鲜血,说:“你的力量又强大了。”天魔身影一层层褪变飞散,也踉踉跄跄后退,似乎对爷爷十分顾忌,转身就走。

爷爷紧追不舍,与天魔边追边打,他俩打的不分胜负,但是天魔似乎更占上风,爷爷取出身上许多件法器连攻天魔,但都对天魔无效。

爷爷与天魔又全力对了一招,这一下天魔身上戾气聚集,黑气冲天,竟然将爷爷击飞出去,随后它起身飞向山下。轩辕天机扶起爷爷,紧张的问:“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吐了一大口血,说:“不要紧,我没事,孩子……阻止天魔就要靠你了。”

轩辕天机一听,精神一振,如果能够阻止天魔,他愿意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他问:“……天魔力量这么强大,我行吗?”

爷爷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轩辕天机,点了点头,说:“我也没有办法制住天魔,现在只有一个不知能否成功的办法,孩子,只有你才可能封印住天魔。”

爷爷接着说:“孩子,因为你的心地至善至纯,小黄至忠,所以你们拥有天地间最纯洁的力量,能够抵抗先天浊气。天魔无法无天,无形无灭,我也没有办法制服它,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再封闭回原来的空间中。”

爷爷握着轩辕天机的肩膀,说:“天魔无形无质,它不会再回到那个空间里,我们只有与天魔同归于尽,牺牲自己,才能重新封印它。”

轩辕天机说:“我要怎么做?爷爷你打开了空间,它能回去吗?”

爷爷说:“天魔被封在那空间中三千年,它决不愿再回去,只能靠你了。”

轩辕天机问:“我该怎么做?”

爷爷说:“自开天辟地以来善恶就对立相辅,恶更是每每寻找机会消灭善,天魔也是四处摧毁带有善的物质,这是它的本性。孩子你心中有纯善,乃是天地间的极珍贵的奇特之人,我若施法,便可以用你的纯善之体将天魔吸引到你的身体里,你变成一个人体陷阱,然后我尽力打开那空间,将天魔重新送回去,再次封印它!”

爷爷目光凝重说:“但是,你虽然际遇不凡,已有纯正护身真气和优良体质,世间妖魔未必能害你,但恐怕你也无法承受了天魔的先天邪恶能量,你就会粉身碎骨!如果我们失败了,这世间的生灵难逃灭顶之灾!”

轩辕天机看到天魔越飞越远,天地间都变成黑色,他点头说:“爷爷,快动手!我会把天魔带到那个空间。”

爷爷让轩辕天机盘膝坐定,他用手一拍轩辕天机百会穴,随后在轩辕天机前后各重穴上推拿,轩辕天机突然感觉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虚空了,体内的暖流从身上的各个穴位流出,而从爷爷双掌中缓缓流进一股淳厚的热气。轩辕天机双眼双耳口鼻中冒出白光,他突然失去了身体上的感觉,脑海里一片空白,心境空明。

爷爷说:“就算我们把天魔吸引进那个空间,我也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时空的开启,我们也都要随同它一起封闭在那个特别的空间里。”

轩辕天机说:“爷爷,我把它带进封印空间,您也要进去吗?”

爷爷说:“我强行打开空间,只能在里面关闭,我也无法控制这片特别的空间。”爷爷双手推在轩辕天机后背,默念咒语,轩辕天机突然感觉自己就像变轻了,飘了起来,身体里都是空的,只剩下一团热气在丹田游动。

爷爷催动法力,轩辕天机竟缓缓飘起在空中,身上白光四射,小黄在一旁边看边汪汪叫。这时狂风大作,一股黑气涌来,天魔的形状从人形变成了一片无形灰雾,全都飞进了轩辕天机的身体里。

轩辕天机身上突然间白气皆无,冒着滚滚的浓浓黑气,轩辕天机双眼通红,好像要滴出血来,他喘着粗气,口中也吐出团团黑气,轩辕天机从空中落下来,他身体变的非常沉重,地面也随之晃震动。

轩辕天机目光呆滞,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死气沉沉,他身体里有巨大的力量在沸腾翻滚,不断的爆发出来,小黄盯着轩辕天机,发出一阵阵警惕的低吼。这时轩辕天机的表情变的十分痛苦,好像在奋力挣扎,他突然颤抖着举起左手,指向小黄,手臂上顿时爆发出天崩地裂的力量,要杀死小黄,这时轩辕天机用右手按下左手,像自己与自己角力。

爷爷喝道:“孩子,控制住你的身体!”轩辕天机神情忽变,一会儿痛苦凝重,一会儿狰狞恐怖,他整个人都在他自己与天魔之间不停的变化着。他体内吸收了过于强大的力量,随时都会粉身碎骨,也随时会失去自我,被天魔毁灭。

与此同时爷爷咬破食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在圈中画了一个五角星,写上古怪咒文,爷爷大喝一声,那道符发出白光,他集中全身力量以手指天,天地颤抖,爷爷身前的空中突然像碎了一面镜子,露出一个黑洞洞的“窟窿”,一阵阵诡异的呜呜声从那黑色空间里发出来,并且有黑气冒出来,这块黑色的空间越来越大。

爷爷念动咒语,那黑洞竟停止膨胀,开始产生极大的吸引力,将周围的一切吸入其中。爷爷喊道:“天机!”

轩辕天机呆立在原地,他听到爷爷的喊声徒然惊醒,挣扎着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空间。突然轩辕天机又停下脚步,他的神情又变成了天魔,似乎对黑暗空间十分忌惮,转身飞了起来就要逃走。这时小黄叫了几声,轩辕天机猩红的双眼一变,恢复如初,轩辕天机挣扎着摔落下来,他就像被钉在了地上,全身骨骼发出咯咯声就要断裂。

天地颤抖,那黑暗空间时大时小,时呼时吸,越来越不稳定。爷爷已运用全部法力来控制空间,轩辕天机一步一步走向黑暗空间,每走一步他都感到无比痛苦,五脏六腑都在燃烧,他体内的天魔想离开他的身体,不停挣扎,但是竟然被轩辕天机牢牢困住。

轩辕天机走到黑暗空间边,他体内的恐怖力量催促他离开这里,他变的清醒,一咬牙,他用尽全身力气跃进黑暗空间,于此同时爷爷也跃进这黑暗空间,小黄汪汪叫着,也跟随轩辕天机跳进黑暗空间之中。轩辕天机、爷爷、小黄连同天魔都进入黑暗空间。

轩辕天机感到眼前一闪,睁不开眼睛,全身上下被巨大的力量挤压着,他就失去了知觉。他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头痛欲裂,他感觉到四周寒冷无比,手背有一股暖意,他睁开眼一看,看到爷爷盘膝坐在他身前,用温暖真气保护他的心脉,而小黄在旁边舔手。

四周一片黑暗,远处不时传来一阵阵令人烦躁不安的低声轰鸣,就像野兽在吼叫,轩辕天机迷迷糊糊的看到他们坐在黑暗坚硬的巨大岩石上,好像悬浮在空中,四周天空中也漂浮着无数的石块。他看了看自己,问:“……爷爷……天魔……”

爷爷安抚轩辕天机,说:“孩子,你做的很好,你已经把天魔带回了这里。”

轩辕天机看到爷爷头上冒汗,脸色苍白,好像经历了一场恶斗,他环顾四周说:“……这里就是封印天魔的空间?”他仰头看到四面八方黑暗虚无,寒冷阴森,这个空间好像没有方向,无边无际,毫无生机,一阵阵沉闷怪声从周围传来,寒气飞窜,黑暗中好像有数不清的恐怖东西在盯着他们,蠢蠢欲动,令人感到万分恐惧。

爷爷点头说:“是,我们已经被封闭进了另一个空间,这里已不是人间,我们从人间消失了。”

轩辕天机看了看左右,问:“爷爷,那天魔……”

爷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回到这里后,我已用法术将天魔从你的身体里逼出去,它就在这虚无永恒的时空中,但它已经被封印在这里,逃不出去。”爷爷捂着胸口,一皱眉头,轩辕天机知道爷爷一定与天魔大战了一场,暂时将天魔击退了。不过天魔被重新封闭在这里,无法逃出去,也没有必要针对他们。轩辕天机感觉到四周的阴寒气息越来越强,一种强大的压力好像要把他吞噬,说:“只要阻止天魔到人间涂炭生灵,我就算死在这里也值得了,只是爷爷您也被困在这儿,我们没有办法出去吗?”

爷爷说:“这个空间虚无永恒,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没有过去未来,这里面还封闭着很多邪物。但是天机你还要出去,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

轩辕天机一愣,说:“我们不是已经被封闭在这个空间之中吗?我要出去做什么呢?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