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奉圣君之命(1 / 2)

神秘部门 琴无玄 20604 字 3天前

“我想要通知方丈和师兄弟们,却饿的全身乏力,连喊的力气都没有,待我用尽力气爬到后殿,就听到里面几声惨叫,庙里连同老方丈在内的几个大小和尚都被砍翻在地,血流一地,老方丈脖子被砍开,血水直冒,其他和尚全死了。一个灾民看到我,笑嘻嘻的说我年纪小,细皮嫩肉,一定最好吃。”

“几个灾民摇摇晃晃走过来,我看到他们的眼珠都变成绿色的,他们为了活下去要吃人肉。他们疯了一般胡言乱语说佛祖慈悲,这些和尚就是给他们吃的,还能让他们活几天。我想逃,全身却没有一点力气,站不起来,我想喊,连张开喉咙的力气都没有。我看着他们拿着滴血的锋利菜刀一步一步逼过来,我吓的尿了裤子,眼泪鼻涕齐流,这时一个灾民突然在后面对其他灾民下手,砍翻了两个人,那灾民伸出舌头狞笑说和尚早晚会吃光,那时肉少人多又没吃的,还会饿死,不如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便能活下去。我看到灾民们挥刀乱砍,刀光如电,血如雨洒,惨叫连连,最后只剩下一个满身血水的灾民双眼血红站在尸堆上举着刀高兴的大笑,只剩下他一人了,他可以吃所有人!他一定能活下去。他握着菜刀笑呵呵向我走来,要最先吃我,还要活生生的吃了我。”

“我喘不过气,只有等死,哪知他踩到血泊之中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摔得站不起来,菜刀飞落在我的脸旁,把我的右脸切开了大口子。那灾民脑袋磕了一个大窟窿,血咕咚咚直流,他红着眼珠,还挣扎着爬过来,要拿起菜刀砍我。我那时突然有了一股力量,爬了起来,双手握起菜刀砍在那灾民后背上,热乎乎的血水顿时喷了我满脸。我看到那灾民凸出眼珠看着我,脸上尽是不可置信和极不甘心的表情,就好像到手的珍宝突然丢了。我抡起菜刀疯狂劈砍他,直到把他的脖子剁成几段,脑袋落下来,我才瘫坐在地上,菜刀无力的落地。”

“老百姓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天天有人饿死,横尸遍地,这个时候老天爷在哪?哈哈哈!老方丈有菩萨心肠救了灾民,灾民们却恩将仇报杀了他,吃他的肉,老天爷在哪?!那时候人吃了人,老天爷在哪?!”

极乐天尊眼珠圆瞪,脸上露出一种变态的兴奋:“我见到喷涌的鲜血和翻开的红扑扑皮肉,我突然间感到全身燥热,我爬在那灾民尸体上大口喝了血水,便有了力气,我拿起砍刀砍下一块肉吞了下去,竟是如此美味,哈哈!那灾民的人头竟然还望着我,用微弱的声音说,肉香吗?我把一块肉塞进他的嘴里,说你尝尝肉味!那人头竟然还咬着肉,吞了下去,又从脖颈里掉了出来。老方丈血水就要流光,还没有死,他见我没有被灾民杀了,他望着我,目光又是欣慰,又有担忧。我饿慌了,吃了灾民的心肝,身上充满活力,终于站了起来。我走到老方丈身前,老方丈说了最后一句话,‘极乐佛魔,自有因果’。”

极乐天尊说:“我要埋葬老方丈的尸体,便在他怀中发现一本古旧残破的经书密卷,我在庙中曾偶然见过老方丈在无人之处偷偷看过经书,看起来十分珍贵,经书里面竟然都是出人意料的奇异法门。其中就有吃人的法子,人是天地之灵,集日月精华,多吃人就能增加自身力量,可以获得无边力量。经书中记载了详尽的吃人法门,我在古寺中一个人吃了所有的人肉,又按照经书中的密术修炼了其它法术,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神人。”

“待我离开古寺,看到大江南北全国各处都是一副样子,老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人都在吃人。有人想要吃我,都被我杀了,我饿了,便到处抓人来吃!经书秘卷上写着人如果吸收了至亲骨肉的精血,就能长生不老,拥有无边力量,成为天地间的尊主。我便回到村子,杀了所有人,吃了父母兄妹,果然练成了玄妙大法,我对经书秘卷中的奥妙真意也越悟越多,天地间任我驰骋纵横!哈哈哈!”

各门派法师看着这穿着干净华贵的大和尚,他们没有生在那个年代,感受不到人吃人的残酷,他们都觉得极乐天尊异常危险。“如果按照你们这些卫道士说的屁话,本尊早就被害死了,许多人也被害死了,你不杀人人便杀你,要么你活下来,要么你就成为别人的食物,这就是天理!老方丈一副好心肠救人却被杀,百姓弱小,只能是待宰羔羊等着被屠杀,本尊悟透了天意,只有强大的力量才是真理,拥有权力,才能找到属于你的极乐世界!人生在世,不必考虑那些条条框框,只要自己活的高兴快活!哪去管别人死活!从此本尊吃人杀人,随心所欲,逍遥极乐!金钱美女,享乐无边,哈哈哈!”

“你们还敢与本尊提老天,哈哈哈!老天在哪里?老子就是天!本尊三百年来随心所欲,杀人无算,老天可罚了本尊?!哈哈哈!老天若是有眼,那些杀人放火却高居庙堂之上的强盗杀人何止千千万,又怎么不受报应哪?妈的,跟本尊说老天爷!谁又奈何的了老子?!”他怀中的美女将酒杯端在他嘴边,妩媚说:“天尊法力无边,天下无敌!”极乐天尊的大笑震耳欲聋,怀中美女手臂一抖,酒杯中的酒水就洒在极乐天尊的衣领上,女人立刻惊道:“天尊,对不起,我错了!”极乐天尊一瞪眼,突然一伸手插进那女人胸口,鲜血四溅,那女人一声惨嚎,呜呼哀哉。极乐天尊弄得半身血水,哈哈大笑,竟把女人的心吃了下去,他满嘴鲜血说:“哈哈哈!好宝贝!好心肝!”旁边的两个女人吓的花容失色,不住颤抖,但不敢惊叫,她们好像习惯看到如此恐怖的场面。众法师见极乐天尊喜怒无常,竟动手就杀人,真是杀人不眨眼,不禁觉得极乐天尊十分恐怖,心中紧张。

东方无极怒道:“喝酒吃肉,杀人放火,你这做的是哪门子和尚?!”

“极乐欢欲不老身,佛灯全灭我独尊!”极乐天尊搂着另外一个女人大笑:“和尚是魔,魔是和尚,朱重八那小贼秃能从和尚做成了皇帝,本尊就做极乐神佛!”

宇文五行这时说:“我看你不是极乐世界,而是乐极生悲哦。你一个走狗,当做炮灰的废物,也敢在这里妄谈天时,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越无知的越不知道死活,你活蹦乱跳的不知躲起来苟且偷生,偏偏跑到这里来送死!真是自寻死路,嘻嘻!”

极乐天尊表情变的狰狞,说:“你是谁?!”

“宇宙乾坤一元空,两仪三才自在胸,四象五行兼六甲,七星八卦越九宫。世人昏昏问龟处,天意醒世唯我梦。”宇文五行脸色一变,说:“老秃驴,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极乐天尊瞪着宇文五行,说:“你是宇文世家的人?!”

宇文五行说:“算你这秃驴混的明白,还知道我家。你的那些走狗都已经死了,现在他们就等你下去,老天爷不管你,我们管。”

极乐天尊脸色一变,又哈哈大笑,但他的脸色有些勉强:“本尊算过自己的命数,吉人自有天相,必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以本尊无边大法,你们又能奈何本尊?你们三人休要多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

宇文五行一笑:“哼,老子最爱管闲事。你既然听说过我宇文家,你就知道我宇文家人说话的份量,老天让你活着,你可以活着,但是我说你死,你就必死无疑!老天爷也救不了你!”

极乐天尊脸色难看,哈哈大笑:“好!好狂的娃儿,就让本尊见识见识宇文世家的厉害,哈哈哈!”金老人说:“阁下修行几百年,修行颇深,自然有自知之明,了解自己的命数。但是阁下知否知道,宇文世家之人不只知天意,更有改天换地之能,宇文小侄说你今天难逃天谴,他能改变天意,你便难插翅难逃。”

极乐天尊须眉皆立,咧嘴大笑:“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宇文五行却退在张真人、茅天师等人身后,嘻嘻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这儿要收拾你的人太多,我就不夺人之美了,你先招待一下他们吧!”

张真人拔剑怒道:“妖僧,今天你胆敢到大会捣乱,还伤我正派同道,乱杀无辜,你欺师灭祖作恶多端恶贯满盈,今天休想逃走,我就替天行道!”张真人真气灌体,衣袖飘动,他提剑跃出,飞身刺向极乐天尊。极乐天尊坐在椅子上,妖气弥漫,他哈哈一笑:“那本尊就给你们这些小辈颜色看看!”竟然侧着搂着女人飞起来迎着张真人,手中寒光一闪多出一柄血红色的水晶弯刀,只听当啷一声,二人各自飞回,张真人踉踉跄跄退了几步,极乐天尊搂着女人稳稳坐回龙椅上。

张真人震的手臂发麻,极乐天尊丝毫无事,哈哈大笑。茅天师飞身剑至、极乐天尊仍斜靠在椅子上,与茅天师对了一刀。茅天师退了回来,葛真人、吕真人一同跃身而至,两柄剑同时刺向极乐天尊,极乐天尊身上妖气弥漫,妖刀鲜血欲滴,却见红光闪烁,转眼间极乐天尊与二人交了一招,将二人逼退。张真人、茅天师、葛真人和吕真人都感觉到有一股阴寒力量从宝剑上传进身体,不由得打了寒战。

这时玄青道长和萧真人掐诀念咒,各抛出三道纸符,同时飞向极乐天尊。极乐天尊懒洋洋靠在椅子上,他念动密咒,纸符飞到极乐天尊周围的黑气之中,突然变成了灰色,化为灰烬落在地上。

众人见他竟然坐在椅子上搂着女人,谈笑风生间逼退四派天师,毫无压力,虽然四派天师也没有失手吃亏,显然这妖僧的实力非常强大。极乐天尊明显没有把正派法师放在眼中,众人对极乐天尊傲慢的态度感到十分愤怒。正乙派一位道人从布囊中取出五枚小桃木剑,他喝道:“看我的五雷火风剑!”他将五柄桃木小剑飞射极乐天尊。极乐天尊呵呵一笑,左手中多处几粒念珠,他一张手念珠飞了出去,击落了桃木剑。

这时广慧派知鱼道人手摇铜铃,喝道:“妖僧!还不受死!”极乐天尊哈哈一笑,他部下仆人击起铙钵,吹起唢呐,敲着木鱼,极乐天尊口念经文,声调怪异,众法师顿时感觉心神不宁,精神恍惚,胸闷恶心,俞欣菲听的头晕目眩,她靠在轩辕天机身边,轩辕天机扶住她,她立刻好了很多。

极乐天尊搂着女人,狂傲大笑,四名天师身上真气爆发,一同跃身出剑,围攻极乐天尊。这时四个红衣人就像突然活了,各拿武器与四位天师战在一处,吴羽飞身提剑,金鳞剑感受到极乐天尊的妖气,金光大盛,黑犬无声的手握双刀,如影随行拦住吴羽,吴羽与黑犬死死钉着对方。

周南星手握清风剑,缓步走到极乐天尊前,说:“我来领教阁下的高招!”他手中清风剑发出一阵高鸣,战气十足。极乐天尊赞道:“好剑!”他仍坐在椅子上,好像根本瞧不起周南星。周南星不骄不燥,提剑缓缓刺出,刺向极乐天尊,极乐天尊轻轻挥出妖刀,刀剑相接看似轻描淡写并无力量,周南星和极乐天尊周围一圈的地面突然轰然裂开,飞沙走石,尘土飞溅。

极乐天尊见周南星接他一刀后并无后退,略有一惊,说:“哈哈哈,你这小辈还有两下子,天云山创派不过几百年,能后来居上独占鳌头,果真不是浪得虚名,有些实力!你们这些小子,我一个也不能留!”

周南星说:“哼,阁下修为法力虽然深厚!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胜正!今天在我正道面前,阁下必败无疑!”周南星剑身秋光一闪,刺向极乐天尊,极乐天尊坐在椅子上,竟把怀中女人一推,去挡周南星。周南星见女人迎上来,连忙收剑怕误伤了女人,从左边绕过去探剑追击,哪知那女人手中突然掏出一柄匕首,偷袭周南星。

周南星侧身一躲,他衣服被割开口子,但没有受伤。他好像早已判断出女人会出手偷袭,说:“邪魔外道,蛇鼠一窝!”

那女人在极乐天尊怀中一脸妖媚,撒娇道:“天尊,人家没有杀了他,不好玩嘛!人家不干嘛!”极乐天尊仰头大笑:“哈哈哈!小宝贝,这些小辈鬼的很!不像普通人容易杀,你当然没那么好杀他了,哈哈哈!”

这时一个灰衣法师手拿一柄大刀,忽从侧面劈砍极乐天尊,他这一刀有如雷霆万钧,势不可挡,更可怕的是灰衣法师的杀意,这一刀全攻不守,誓要同归于尽也一定要将极乐天尊劈成两半。

极乐天尊为了避这一刀,突然将女人举了起来,女人顿时被拦腰斩为两断,血如雨洒。女人扭动着身子还没断气,瞪着眼睛望着极乐天尊,脸上尽是不相信的神情。

极乐天尊已经带着大龙椅退出去,他盯着那灰衣法师,笑道:“哈哈!原来是青海神刀盟的传人,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那灰衣法师是三十多岁的粗壮汉子,他一身怒气道:“极乐天尊,我祖辈神刀盟是英雄好汉们行侠仗义降妖除怪的聚义之门,却一百余口在一夜之间被人血洗一空,妇孺老小都惨遭毒手,只有一个更夫老者抱着一个娃儿躲在火海之中逃过一劫,幸存老者说起凶手,就是你这妖僧!我神刀盟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下如此毒手?!”

极乐天尊笑道:“哈哈哈!本尊想杀便杀,很开心,又如何?!”

灰衣法师一脸怒容不再说话,举刀便砍,极乐天尊左手一指,灰衣法师虽然愤怒,但他的法力比极乐天尊弱太多,被极乐天尊的妖气镇住,动作缓慢,极乐天尊手中红光一闪,妖刀已经砍刀了灰衣法师的脖颈,这时金光咋现,周南星左手推开灰衣法师,用剑格开极乐天尊的妖刀。

周南星的肩膀也受了伤,极乐天尊那一刀招式诡异,砍不到灰衣法师便攻向周南星。灰衣法师见周南星为救他而负伤,激动的说:“周天师,你怎么样?!”

周南星说:“不碍事,你先退在一旁。正道同盟同气连枝,神刀盟的仇,我们只要有一口气在都会为你报仇!”周南星肩膀伤势并不重,他掐剑诀,再攻极乐天尊,极乐天尊见周南星来势不凡,跳出椅子,二人战在一处。周南星虽然年纪轻轻,修为远没有极乐天尊深厚,肩膀受了伤,但是一身正气剑气纵横,与极乐天尊相斗不处劣势。

这时空中乌云翻

滚,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在场众法师都一怔。听见一声音说:“各位!”众人闻声望去,一个四十多岁的白发中年男人从山上走下,冰冷的说:“且都住手!”

狂风大作,那白发中年人一身强烈阴气,全身笼罩黑雾,气场极大,众法师惊讶的发现那人竟然是鬼。白发中年人眼冒寒光,一步步走下来,空中阴云翻滚,有阳光从云层间隙照射下来,照射在白发中年人身上,白发中年人竟然不畏惧阳光,只是冒出一阵阵黑气,面容变化多段,有时是一张惨白色的人面孔,有时变化成满嘴獠牙狰狞怪异的怪物模样。

众法师惊道:“妖物!”“好邪的东西!”“鬼……鬼王!”“是鬼王!”“有鬼王来了!”“啊!?鬼王?!”山谷中一阵惊诧声。

紫瑶道人见那鬼怪不知是何原形,他喝道:“何方妖孽,敢来这里撒野?!”他举起八宝照妖镜,照向白发中年人,却见白发中年人一挥手指,啪的一声,八宝照妖镜竟碎成数块,紫瑶道人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吐出一大口血,白发中年人目光凶猛,缓步走来,众法师不禁耸动,退开一条路。

与此同时,南方的树林子后走出一个躬背弯腰的驼背老者,老者虽然沉默不语,同样爆发出一阵巨大阴气,几乎令人窒息。众法师见同时又出现一个同样是鬼王级别的妖怪,又惊又急。北边又出现一个巨人,手拿双斧,眼冒红光,气势逼人。

三个鬼王分列三个方向将众法师包围在中央,众法师不禁慌乱,这时小虫激动的说:“……是他们!昨晚就是他们出现,杀了两个食尸鬼,带走了地下封印的无数恶灵!”

极乐天尊被众法师围攻,心中本也有些慌了,此刻他见白发中年人等突然出现,脸上露出喜悦之色,他退回轿边,大笑说:“你们这些小辈,现在才知道害怕了么?哈哈哈!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个鬼王站立不动,山谷中阴风阵阵,邪气冲天,似有无数鬼魂在哀号。张真人等各门派掌门见三个鬼王竟同时出现在这里,不禁相顾失色,鬼王是修行高深的妖物,是一方妖魔鬼怪的霸主,在人间极为罕见,有恐怖的杀伤力,历代法师消灭鬼王都难免付出惨重的代价,门人弟子死伤无数。若众门派与这三个鬼王拼斗,恐怕要损失惨重,难免血染山野,少不了一场大战!

各门派已经有百十年没有遇见鬼王这样的妖怪,现在强敌突至,都感到十分惊慌失措。空尘大师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阴阳有别,正邪两立,神鬼之界泾渭分明,你们吸收日月精华修行千百年得此形状,都有自知之明,为何要踏入人间,越界而为?”

三个鬼王身上邪气涌动目光闪烁,屹立原地,都沉默不语。这时东方无极大声问:“小虫,昨晚你见的就是他们三人?”

小虫说:“是,他们是地微将军,地刑将军,地伏将军。”这时只听一声狂笑,一个金甲人在鬼王之后出现,他背负双手,目光狂傲,好像根本不把众人放在眼里。这人身上妖力纵横,竟然不逊于三个鬼王,众法师见还有前所未见的妖物出现,更加心惊。

极乐天尊虽然在正派法师们面前猖狂,但一见到金甲人和三个鬼王,立刻变的客气,低三下四的说:“贫僧参见天魔天王,三位将军!”

天魔天王根本没把极乐天尊放在眼里,狂傲说:“嗯,事情办的怎么样?”

极乐天尊一脸奴相说:“天王,这些人冥顽不灵,不知好歹,没有利用的价值,他们更要与圣君对抗,杀光他们吧!”

荀师父说道:“极乐天尊,你身为法师,不运用法术除邪驱鬼宣扬正法,竟然与投靠妖魔鬼怪,与邪魔狼狈为奸,你难道真的不知羞耻?!”

极乐天尊大笑:“本尊本想一统天下,把这凄苦世界变成极乐世界,但是遇到了真正的圣君,本尊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圣君文成武德,才是神鬼人三界的真正领袖!本尊遇到明主,被封为地暴将军,愿效鞍马之劳服侍圣君!圣君顺应天意,改天换地,人间要经历一场巨变,你们若是识时务,就归降于天王,追随圣君。如果不识时务,逆天而行螳臂当车,哼,哼……”

张真人说:“今日就算我正道同盟血染沙场,也要将你们这些妖孽铲除!”空尘大师说道:“我来会一会阁下!”空尘大师袈裟飘动,他凭着一双肉掌,飘身而出,直取极乐天尊。

极乐天尊见空尘大师出手,面色一变,挥舞妖刀迎上。空尘大师看似枯瘦,但身上笼罩一层白光,正气浩荡,空尘大师默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身上法力大增,他手掐大日如来金刚界自在印,口吐真言:“缚日囉惹拏喃!”有一股无形力量激射极乐天尊,极乐天尊忙用妖刀挡开那股力量。

空尘大师随后掐大日如来智拳印,念动真言:“唵!嚩日囉驮都!”一股真气直射极乐天尊面门,极乐天尊狂笑:“好!”他伸出左手,单手掐印,正是密宗手印供乐印的变形,他大喝:“喃,夏打!”一股无形妖力撞在空尘大师的真气上,凭空爆炸,二人都退了一步。空尘大师正气浩荡,无坚不摧,但极乐天尊修炼三百年真气浑厚,凭借着深厚妖力对抗空尘大师的正气,二人战的不分胜负。

三位鬼王都一动不动看着空尘大师大战极乐天尊,好像并不关心极乐天尊的生死。三个鬼王的阴气却占据了半边天,并不逊于众多法师所散发的真气。这时东方无极缓步走出来,手提古剑,对地微将军、地伏将军、地刑将军说:“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众法师一惊,他们见这小孩子身上没有法力,竟然对三个鬼王如此说话。三个鬼王看到东方无极,都脸色一变,突然身影闪动,竟然同时扑向东方无极。

三个鬼王身影如电,转眼间已到了东方无极身前,阴风妖气之中,驼背老头子地伏将军突然变的额头长角,面目狰狞,双臂上生出锋利尖刺,如锋利双剪一样夹向东方无极的腰间。地微将军变的三头九眼,眼冒红光,口吐腥气,发出震撼人心的吼叫,血盆大口从左侧猛扑东方无极。地刑将军眼如铜铃,口吐紫烟,全身血管崩现,从右侧轮起双斧如开山之势猛劈东方无极。一时间阴云滚滚,电闪雷劈,山谷中涌起一股强烈的阴邪杀气,众法师面对这股令人窒息的气势已经心惊肉跳,许多法力不强的门人弟子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爆了!

东方无极手提古剑,轻轻格开地伏将军的双臂,然后突然一侧身,他旁边地刑将军的双斧便砍向了地微将军,同时东方无极转身跃起,一招“大方无隅”同时斩向地微将军,一时间变成双斧和古剑同时而至,地微将军只得后退。地刑将军硬生生收住双斧,东方无极空中出剑的同时,一脚踢在地刑将军的胸口,竟然将身体巨大的地刑将军踢的连退了好几步。

东方无极古剑立地,他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真气,四周鬼王们的阴邪之气遇到他的真气,立刻消散,张真人、茅天师、葛真人、吕真人、玄清真人等等正道各门派法师见东方无极这小孩子身上竟然有无穷尽的强烈真气,都目瞪口呆,又惊又喜,连吴羽也呆住了。极乐天尊突然感受到东方无极身上的真气,他脸上露出慌张神情。

三个鬼王模样变幻莫测,一会儿是人模样,一会儿是狰狞恐怖的怪物,从三个方向围住东方无极,他们神色更加凝重,东方无极傲然站立,与他们对峙着。天魔天王大笑:“好!没想到还有这家伙,哈哈!有趣!”

众法师原本见三个鬼王竟然同时攻击一个毫无法力的小孩,都感到惊讶,随即发现东方无极一人竟然面不改色勇战三鬼王,毫不弱下风,更是令人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