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等待 五(1 / 2)

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对于宋鱼还是很用心的。

准确的说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很重视这次计划。

从在终南之南的海域里面埋伏宋鱼的修士,在断海涯旁面的沙滩上面监视宋鱼的修士。

还有来到断海涯上面来放夜鼠的修士就可以看的出来。

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真的很重视这次的计划。

这是宋鱼有一点点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次的计划对于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来说是很冒险的一次计划。

而且对于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来说也是风险所大于收益的。

因为这次的计划真的很难以成功,而且所承受的风险也是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所完全的不能够承受的。

这次计划的后果可能导致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都会提前的死在断海涯上面。

因为他们要去面对的可是一名元婴期修士。

这是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完全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对付的。

所以这也是宋鱼为什么说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不应该执着于这次计划。

这并不是因为宋鱼是这次计划里面的主角。

而是宋鱼站在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的角度里面去考虑的。

如果宋鱼是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这次计划的执行者。

宋鱼有可能会执行这次计划,但是绝对不会因为这次计划去牺牲那么多的修士。

因为一旦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真的抓住宋鱼去威胁无量僧人。

那么可能参与这次计划的所有的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会全部都死去。

这肯定是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没有办法去承担的后果。

因为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来到断海涯上面的修士本来就不是很多。

死去这么多的修士对于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来说真的是完全的不值得的。

宋鱼不知道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只是为了要抓住宋鱼去威胁无量僧人。

那么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的这次计划真的是一个失败的计划。

如果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还有别的目的的话,那宋鱼还有可能会理解世俗案件调查院的这次计划。

但是宋鱼想不到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还有别的什么计划。

因为在这个时候世俗案件调查院的修士抓住宋鱼只有可能去威胁无量僧人。

而除此之外宋鱼已经没有了别的价值了。

“唧唧。。。”

夜鼠在宋鱼的手里拼命的扭动,呲着牙冲着宋鱼嘶吼着。

“你可真的让人烦。。。”

宋鱼低沉的对着夜鼠说了一句。

手指一动,手里拼命扭动的夜鼠突然的静止了下来。

慢慢的化为了一团灰烬,在空中慢慢的飘散。

随即,什么都没有留下。

“是什么在叫,老鼠吗?”

盲女从后面扭出头来向着宋鱼问到。

“是的,一只小老鼠,已经让我仍出去了。”

“奥。”

盲女听完了宋鱼的回答之后,并没有接着去问。

又回到了后面的房间接着去弄宋鱼打回来的鱼去了。

“你不吃饭吗?”

宋鱼向着已经回到后面那个房间里面的盲女问答。

“我已经吃过了,那些都是留给你的。”

盲女的声音从后面的房间里面传来。

听完了盲女的回答,宋鱼没有在继续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