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尘埃落定(1 / 2)

“你是谁?”

为了救御儿而强行催动功力,本以为自己将面临一死,可却因为一个声音而被引入到这一片黑暗之中。我慢慢地走着,却看到了前面一个女人的背影。

她慢慢转过身来。

怎么,怎么会是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我故作镇定,又问了一遍。“你究竟是谁?”

“我是霓音,也是你。”她说。

我不怎么相信她的这个答案,“那你是我的魂,还是我的魄?”

“我是你的灵。”原本只是一句我随口开出的玩笑,她却答得很认真。

这一时间倒让我有些尴尬了,我连自己现在身在哪里都不知道。而这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却是这里除了我之外,唯一可以看到的人了。我想了很久,决定先冷静下来再说,“这是哪里。”

“伏音,你功德圆满,该回来了。”

是这句话,又是这句话,就是这句话使我莫名陷入到这一片黑暗之中的,可是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功德圆满!又要我回到哪里去?”

“你辅佐元氏一脉大业已成,可魂归仙位了。”她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惨淡,尽管那是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她太过于淡然的反应,让她看起来有些无奈而悲哀。

“仙位?”我好笑,“那是什么东西,你这样奇奇怪怪的,难不成只是个长得像我的疯子?”

活得久了,还真是什么都见到了。

“你都不记得了吗?”她轻笑,尽显苦涩。

“别跟我这装得期期艾艾的,我可不吃这一套,要不然你现在说清楚,要不然我转身就走。”这白莲花的技能对我可没什么用。

“你还能去哪里呢?”她作势问道。

我一怔,也对,我被困在了这么一个黑漆漆的地方,鬼才知道这是哪里。不过这么说来,难道眼前的这个和我很像的人,是鬼吗?可是……我下意识四周围看了看,这黑的什么都看不到,更不要说想在这个时候,找个出路了。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虽说白莲花了一点,可也是挺有心思的,她的这句威胁看起来不轻不重,却正中我要害,一下子就提醒了我,我所处的状况。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被她牵着鼻子走。我警觉,甚至做好了要和她死拼一次的准备。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她却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苦笑着说,“这里,是昭华碧玉。”

昭华碧玉?!“能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我的儿子还在外面,他病着。”

提到了御儿,她那一双无神的眼眸之中,才微微闪过一线的暖意,似是很欣慰一般。“我就是你,是你的前世,我死后,凤凰以血泪将我的血肉和魂魄封印在这里。四百多年了,直到又遇到他,我的魂魄醒来,封印被解,才得以进入轮回。”

他……“元郢?”

“他叫元郢了吗?”这个自称是我前世的女人,竟然也对元郢好像有些好奇。可是听她话里的意思,倒不像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人,难道她以前……或者是说我以前,就认识元郢了吗?她见我对她的样子有些疑问,“你想知道,你们前世的事吗?”

前世……这么说来,我与元郢前世就认识了?很好奇,很想知道,很想要知道前世发生过什么,想知道我们在前世有没有在一起。并不是我轻信了这个女人,只是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经意地就放松了警惕,也许,在我心里我是信她的。

她却好像还在故意等着我的回答一样,笑得笃定自信,好像从一开始就猜到了我很想知道前世到底发生过什么一样。我的心思,她总是能轻易察觉,我在她面前好像无从遁形一般,这样的感觉令我很不爽。如果,真的像她所说,她就是我,是我的前世,那么不管我轮回多少世恐怕以她对自己的了解,都会将我吃得死死的。“你……”我看出,她还在等,“你知道我转世过几次吗?”

“两次。”她很确定。

我不免错愕,因为她好像知道,我死去过一次,又是从另一个世界被召唤而来的。“你不是说自己被封印在这里四百多年吗?怎么还会知道关于我的事?难不成这些还能心灵感应?”

“当然不是。”她浅笑,“我也曾死过一次,往生涯前徘徊时,我还遇见过你。”

自己的魂魄遇见自己的魂魄……我不禁有些糊涂了,“你既然说我就是你,那你死去的时候,怎么又会碰见我死去的时候?”

“那时我是我,而你不过,只是我的一缕薄魂罢了。”她说完这句话,才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你,你为何?”

“你想问我为何没有开口,向你询问关于我前世的事吗?”我用我前世来称那一段过去,而非像个小人一般想要打听她的往事。看她诧异,我得意地笑着,“我的确很想知道,不过却觉得,如果不知道比知道会让我觉得心里舒服一些,我宁愿不知道。前世怎样又如何,看你一副凄凄惨惨的模样,不用听你说也能猜出个大概。既然前尘并不高兴,我又何必非要知道那些,反而会让我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回忆产生怀疑。有时候留着一些好奇,在接下来的日子来,才能不至于乏味。若真的有前生今世,便等我同他一起死去的时候,亲自去你所说的那个往生涯前看看便是了。他若负我,我必不饶他。”

她莞尔一笑,明媚了许多,有些昏暗释然。“你很好。”

“没错,我很好。”我道。“你在这里被关了四百年,如今才见我,恐怕不只是想对我说出你很好吧。”

她没有否认,“你是我的魂,而我是你灵。我们的宿命要渡他元氏一难才可修成神身,如今这一难已过,只有你我合二为一,抛下凡尘杂念才可一同修得。”

“神身啊。”我叹道,好像听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有那么好吗?”

“什么?”她有些迷茫。

“神身啊,你不是说,你和我之所以费这么大劲,你还被关在这里四百多年……就只是为了等着渡他元氏这一劫,然后你我修成,做一个神?”我也在考虑着她说的话,神身,听起来就很了不得,只不过,我没那么感兴趣。

“你我本是梧桐,虽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可对于我来说,那是自从我醒来便一直所期待的事……”她的话没说完。

我听出来些异样,“可是后来你好像并不期待了不是吗?”

她笑,“看来你已经决定了。”

“如果我放弃成为神,你会怎样。”我问。

“大概会回到原本的样子,成为一棵只有灵性的梧桐树,而再无魂魄。”她很释然。

“那就委屈你了,我不打算和你一切成为神。”我轻笑着说,“神又如何?我或许是为了渡他元氏一劫才重生的,可是既然重生了,我的存在便不只是渡他一劫。我堂堂昭华,命运岂是他人能左右的?我才不管这神不神鬼不鬼的,他元氏的天下又如何,若我不开心,定要他成也昭华败也昭华。神,我没兴趣,我要那个男人,谁也阻拦不了。”

她听后哑然,怔了好一会儿,渐渐黯然失色,“伏音,我很羡慕你。若是我能有你一半的魄力……”

“不必羡慕我,你虽是我的前生,却未必能影响我的今世,我现在的样子,恐怕是你最后一次死去的时候,最想要成为的样子。”我听得出她在感慨什么,不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可我感觉到了,“你,为何没有要劝我,你在这里等我,不就是想要和我一起修成吗?如今我为了自己而放弃,你只能回去成为一棵再难修成的梧桐树,你应该劝说我的,不是吗?”

她摇头,“我也并不怎么想要成为神了。”

我点头,“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