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剑圣心魔(1 / 2)

嗜血战帝 红尘诗人 9776 字 4天前

铁无心带着刑擎的右手,回到赵尹水等人面前,平静的面容让人感觉有些死寂,他虽一贯不苟言笑可却不会对自己的同僚如此。

赵尹水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赶忙上前,道:“铁阁主,你……”

话说到一半,紧接着铁无心莫名仰头喷出漫天血雾,他痛苦地捂住额头半跪在地上,不时发出痛苦的嘶吼,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

“铁阁主心魔发作了,赵老鬼赶紧帮忙。

武真大叫一声,赶忙上前先按住铁无心,反应过来的赵尹水也跟着帮忙,二人不断在其耳旁大声念着清心诀,

清心诀是众神大陆很普遍的清心静心的心法,这种心法对于一般修者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可对于修为到圣君以上的修者却有一定用处。

为修者,哪个不被漫长岁月中的一些执念所困惑,修者就是修一颗平常心,修者的岁月中,圣心是最主要的力量来源。

修为越强,对天地的感悟就越敏感,同样的道理,圣心也就对任何情感乃至情绪,都会被越发放大。

有时候,可能普通人简简单单的一种情绪,就会成为修者心中摆脱不去的执念,这种执念越深,心中的坎就越大,混乱中的情绪,就会导致修者心魔萌生。

修者最忌讳心魔,正如佛道所说:“一念成佛,一念入魔,掌控住了情绪情感摆脱心坎,那就自然修为突飞猛进,成就大道。若掌控不住情感执念,摆脱不过心坎,那也会瞬间成魔,成为一个喜怒无常行尸走肉的魔物。”

燕红尘见状很是不解,如铁无心这等修为造诣,难道也会被区区心魔而难住?

剑阁内的铁力,见铁无心如此也是不顾还在领悟传承的厉火,赶忙上前来,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师尊。

师本如父,而铁力更是铁无心一手带大的养子,他对铁力不仅有授道之恩,更有养育之恩,很大意义上来说,他们虽不是亲父子却更胜亲父子。

燕红尘拍了拍铁力的肩膀,将他劝回了厉火身边,一来,是怕他控制不住情绪打扰了铁无心,二来,也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向了铁力。

铁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深深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将这个堂堂东域剑圣的往事一一道出。

说到底,铁无心也的确是个可怜人,他本是生在普通商贾家族的翩翩公子,家业虽不算辉煌,却也衣食无忧。

本该好好继承家业,可与很多商贾家族子弟不同的是,铁无心并不像其他孩子那般,立志要做个成功的商雄之人。

他热爱剑修之道,自小就展现出过人的剑道天赋,痴迷剑道不可自拔。

成年后的铁无心,尚还是青涩的年纪岁月,却依照家族的安排,与关系来往深的商贾家族明家联姻,迎娶这位从未谋面的明家小姐。

起初,铁无心是不愿意的,碍于父母之命他还是应承了下来,可铁无心是个剑痴,剑道的痴狂越来越让他心无旁骛,明家小姐被迎娶过来后,两人也一直都没有夫妻之实。

这样一来,使得明家小姐这等大家闺秀,被其冷落在还算偌大的铁家。

明家人一次来访,得知自己家主的掌上明珠遭受如此待遇,随即返回家族禀报了家主,明家的怒火一触即发,先是来断绝了两家多年的生意来往,随后是一系列的雷霆打压。

铁家顿时如遭雷劈,家族经济一落千丈不说,就连家族很多产业,也莫名被篡改到他们名下。

那些往日忠心家族的人,也逐渐消失离去……

这一切,铁家深知是明家的搞的鬼,可对方如今毕竟势力比自己浑厚,也是自己家族理亏在先。

再加上经过这些日子的消磨,铁家早已经是瘦死的骆驼,要想再真正

正面跟明家斗。

虽是有心,却也无力不是?这只是以卵击石之争,没有任何意义。

经过家族中的商议,希望能通过明家小姐挽回家族关系,可是铁无心几乎常年在外苦修,很少回到家族停留。

最后家族派人外出寻找铁无心,几个多月后才将他请回家中。

常年在外的铁无心并不知道家族的情况,铁母苦苦哀求铁无心,希望让其留在家中小住,以便和明家小姐完成夫妻之实,从而让明家停止对家族的疯狂打压。

想到许久没有在家族陪伴父母,铁无心心中有愧疚,故此也是答应了下来,也是想到自己娶过门以后,一直冷落的妻子,多少心中也是有些歉意。

这天夜里,铁无心陪家人喝了很多酒,直至午夜方止。

他向着自己住所偏屋而去,还未推开屋门,却听到从内传出明家小姐的嬉笑声,而屋内竟还有另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她们竟然在互相龌龊暧昧,铁无心到底还是意气用事年纪,他虽算不上饱读圣贤诗书,却也是自小被人伦经,圣贤书熏陶成长的人。

这对奸夫淫妇在自己家中,行如此苟且无耻之事,他如何能忍受?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平复了一下自身的气息,铁无心挪步贴近屋内,想听听这二人究竟在交谈什么。

越是听下去,铁无心越是发觉不对劲,原来这明家与自己家族联姻,一开始就是打着目的,为了吞并铁家的产业,才将这淫妇安排过来,即便不是被铁无心冷落,铁家也依旧会被明家无情打压。

这淫妇被冷落,也不过只是制造一个顺势借口,因为铁无心冷落她是必然的,奢求一个本没有谋面的剑痴宠妻?

这整座城的人都知道,铁家出了铁无心这个不孝子孙,不思进取好好继承家业,却跑去修什么剑道,他们明家明知道如此,还将这女子许配给铁无心,其心可见一斑。

紧跟着,铁无心也在他们交谈之中,得知了家族如今的困难处境,可怜铁家,还一被这个阴谋蒙在鼓里,更将冷落这贱妇的错揽在身上。

越想越怒,铁无心猛然震碎屋门,房间中发出一声女子惊叫,只见床榻上缠绵着两条身影,强势的剑意从他周身爆发出,那明男子吓得一声哆嗦。

自小苦修剑道,已经是个修炼有成的剑客,小小年纪将剑道造诣修到了地阶巅峰不说,更是距离圣君只有一步之差。

其实很多宗门大势力,都在默默关注铁无心,想拉拢他的人不在少数,这样一个剑道天才没有名师指点,更是没有优越的修炼环境,有这等成就实在难能可贵。

那名男子,铁无心刚好见过,是城中一个武道家族的纨绔子弟,这个家族势力还算城中顶尖的存在,此人仗着家中势力到处横行霸道。

这纨绔子弟见来人是铁无心,忽然从惊慌中清醒过来,他穿戴好上前来,讥笑嘲讽,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铁家的不肖子孙,怎么?看到我睡你的女人很愤怒?呸,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瞒你说,小云未嫁入你铁家,我们就两情相悦多时,实话来说你才是第三者。”

铁无心不理会这个纨绔子弟的讥讽戏弄,爆喝道:“无耻淫妇,立刻收拾好滚出我铁家大门,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

见铁力丝毫不理会他,这名纨绔子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次开口嘲弄道:“好大的威风,你一个小小的铁家,难道还敢伤了我们不成?实话告诉你,这次明家对你铁家的打压,是由我父亲撑腰,哈哈……”

不等他笑完,铁无心一剑斩断其喉咙,这纨绔子弟只会仗着家族招摇,离了家族根本就是个实力低微的废物,不过是个才天武境,也不知如何混进铁家的,竟连圣人境都没达到。

铁无心不过轻轻一剑,就差点将他的头颅斩下来,纨绔子弟到死都没想到,对方真的敢对自己动手,

见情郎被杀,这明家小姐惊叫一声冲开,用怨毒的眼神看着铁无心。

不再理会他们,铁无心转身之际,明家小姐突然拿出一把短剑刺向他后背,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如何能伤到铁无心?